哈妮分享-分享奇闻趣事,一个有趣儿的网站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5年9月29日,天津市民在国庆中秋市场上选购河螃蟹。


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”乃天津饮食文化中一大名句。穷又怎么着?海鲜下来,该吃就得吃!一句话透出天津人于吃上的潇洒与豪放。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4年5月12日,天津市南开区西市大街食品摊上两位老人品尝小吃。


 论吃,全国四大著名菜系里没有津菜的份。但天津的早点,对于天津人来说,却是给嘛也不换。试问全国哪座城市的居民,几乎每天都是全民性地跑到外边去吃(买)早点?天津就是!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4年10月9日,天津市第二届优质食品展销会上,大福来锅巴菜深受顾客欢迎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3年6月18日,天津市河北区中山路上的津风小吃店承包后品种丰富,深受顾客欢迎。

天津人自古就这习惯,但凡日子过得还揭得开锅的,哪怕午饭都已简单到窝头咸菜了,早点也得去外边的早点铺吃。天津街头自古以来早点铺遍地都是。譬如20世纪80年代,天津南京新闻影院附近,半径500米内,早点铺多达20余家,相互间距离最近的,间隔也就20多米,各式早点应有尽有。

相声演员郭德纲在相声里说:“天津人最好吃的永远是早点。”此言还真不是夸张。以前城市里副食供应匮乏,吃什么都得凭本要票,人们的伙食不得不简单,有时午、晚两顿正餐,吃得还不如外边早点铺的锅巴菜和豆腐脑有滋味。再就是天津的早点的确好吃。就说那棒槌馃子,细软的两根面条在热油里一滚,再出来就是笔挺的香气四溢、金黄透红的“棒槌”,趁热大饼里一卷,永远是天津人的最爱。再配一碗起皮儿的豆浆,或是淋满辣油、麻酱的豆腐脑,永远是天津人最完美的早餐。而不知为嘛?那棒槌馃子一到相邻省市,就被炸得像是蔫了的黄瓜,口感嚼着似油饼,软塌塌粘牙,远无天津馃子的酥脆和利索。北京人来天津,吃过天津的棒槌馃子后,说回去不好再吃馃子了;吃过天津的煎饼馃子后,又说回去再也不吃北京街头那冒牌的天津煎饼馃子。天津的煎饼馃子,必须是纯粹的绿豆面,而且要摊得极薄。外地所谓的“天津煎饼馃子”,材料大多是便宜的麦粉,摊得还很厚,自然好吃不了。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3年11月5日,天津中立园饭馆曹记驴肉制品深受食客欢迎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0年8月12日,天津狗不理包子铺,因店里座位不够,食客们只好在店铺旁边的胡同里站着吃狗不理包子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0年12月1日,北京地安门外大街的天津狗不理包子铺开业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7年7月5日,爷俩在天津康乐第二冷食部门外吃刨冰,里面客满。


天津人爱吃且也敢吃,平时可以省吃俭用,但到该吃时一定要吃。譬如,过去没有人工养殖,河海两鲜上市具有很强季节性,何时海货最肥?何时河鲜最美?天津人记得门儿清,到时该出手时就出手,少有人家会犹豫。因为稍一犹豫季节就过去,想吃也没了。新中国成立前天津当铺遍地,据说“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”绝非当时的戏语,而是天津人好吃海货的一种真实写照。后来当铺没了,此言改为“借钱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”,形容的仍是天津人潇洒好吃的本色。80年代初、中期,海鲜仍为国家控制供应的副食,每逢菜店一进海蟹、带鱼或黄花鱼,胡同居民奔走相告,时常东西没到,排个儿的队伍已经拉出上百米,有时人们还会自己发号,像办大事一样自觉地维持秩序。若有哪家没动静,邻居们会说:“干吗?没钱啦?给,我这有,先买了给孩子吃去。”这就是天津人在吃上的性格。那种从饭碗里抠出钢镚、买衣服穿到外面去显摆的事情,天津人不干。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8年2月15日,天津烤鸭店名师在和平区新兴街现场表演烹调绝技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8年8月21日,天津街头涮羊肉小店生意兴隆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4年7月17日,新疆风味到津门——维族兄弟来天津经营烤羊肉串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7年6月11日,毗邻天津百货大楼的谊美快餐厅开业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9年5月6日,天津西南角派尼美国炸鸡店开业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9年8月11日,天津百乐饭店一楼咖啡厅开张纳客。


天津虽无著名菜系,却打造出别树一帜的包子、麻花和炸糕。

包子全国到处都有,形式或烫面皮儿馅带汤汁,或发面皮儿不带汤汁。唯天津人将淮扬的汤包和北方的馒头攒到一块儿,创造出半发面带有汤汁的天津包子。贫苦大众眼里,一口半个肉丸的天津包子实为经济实惠之美食。所以过去但凡穷人请客,多半是说“我请你吃包子”;但凡天津包子铺,无论狗不理,还是永盛,几乎天天满座。这情景到20世纪80年代更盛,因为这时人们的钱包已经开始见鼓,但市场对副食供应的限制还在,说白了就是肉还不能随便吃,因此想解馋,就去吃顿天津包子。而且有朋自远方来时,那就更得去吃包子了。因为你不请,客人也会这样要求,天津包子,尤其狗不理,自新中国成立前就已名声在外。那时,天津狗不理包子铺算不上高级饭店,却终年车马盈门,经常连其门外的小胡同里,都挤满站着进餐的食客。如今去狗不理吃饭的尽是外地客,而且是以菜品为主,包子成了摆设。那时则不然,去吃包子的多数都是天津本地人,而且就吃包子,尤其是那种光是猪肉的传统包子。

    麻花和炸糕也是一样,全国各地类似的吃食到处都有,但就是没有天津的好吃。桂发祥十八街麻花甜口适度、酥脆不艮,不管多大多粗也能炸透,春秋季存放三个月,即使潮热的夏季,放上两个月,也不会绵软、走味和变质。耳朵眼炸糕香油炸制,里外黑白黄三色分明,黑为细腻甜美的豆泥,白是柔软的糯米皮料,黄是酥透的外皮,一口下去,香甜满口。20世纪80年代,天津人外出走亲访友,通常都要带上这两样东西。  

 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4年6月4日,天津市民在桂顺斋第一门市部购买粽子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5年1月12日,天津市和平区南市食品街豆香斋出售豆皮卷圈儿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9年2月12日,天津四远香汤圆日销售量超千斤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6年10月18日,天津市民等待购买“栗子王”炒的栗子。
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2年8月9日,天津市服务公司开设东站浴池冷食部,从早8点至晚10点营业。


    1985年1月1日,天津南市食品街建成开业。此“街”实乃方方正正一“城池”,规模大到令人瞠目。这座食品街,不仅聚集了中国八大菜系,还包括了天津、山西和绍兴等地方风味菜,真是大饱了天津人的口福。

    更为有趣的是,自从此“街”开街之后,天津的部分早点也不再仅仅是早点,而是开始往正餐上凑。譬如这“街”里大福来的豆腐脑、锅巴菜、煎饼馃子、馄饨有名,全市的食客都往那里赶,以致大福来中午都在卖“早点”,火爆程度不亚于早餐。至于那龙嘴大铜壶冲烫出来的茶汤,更是从早冲到晚;耳朵眼儿炸糕店里的炸糕也是从早炸到晚。天津人游玩走到那儿,一碗稀饭俩炸糕,外加一点解腻的小咸菜,就是一顿别有风味的午餐或是晚饭了,而且吃好后还要买些带回家。

    一座食品街,唬了无数外地客。此“街”建成后,兄弟省市前来学习观摩者络绎不绝,不知根底者,还真以为天津藏了满城的“吃货”。不过说实话,天津人也的确是比较好吃和能吃。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1985年9月14日,天津市河北区幸福道农贸市场鲜鱼上市。

文:李雅民(节选自图书《破茧八〇年代》)

资料照片均来自天津影像信息全媒体平台 

(天津日报历史照片数据库)

↓↓↓ 各位看官儿,点个zan再走呗~~

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--哈妮分享

欢迎转载哈妮分享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趣美味 » 【吃货的世界】当当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

分享到 

网友评论